提灯看刺刀

何时才能遇见到你呀 仅仅是如果

贺兰铁辕真的演的很好 速沁部人脱盟时 铁辕被心爱的女人羞辱和辱骂 那种委屈和悲伤看的我真的好想抱抱他给他安慰 还有希望各部忘记彼此仇恨时的那种请求的神态 和为了保护自己女人而将一腔委屈发在要杀紫炎的族人身上 天哪 太喜欢了太喜欢了

纵身烟火里
横行市井间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梦观公孙大娘舞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梦入洛阳城,阁升碧水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鸳啼合鸣瑟,玉磬钟声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女公孙氏,妆成妒秋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丝点翠翘,步摇金珠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眉弓送情箭,红妆生媚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展腰游龙舞,舒臂惊鸿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绡袖拂流霞,榴裙转宫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开扇散桃花,挥剑清霜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流眸转秋水,叱咤口舌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剑收锋入鞘,彩声满厅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缠头不计数,一舞动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瞌目尚得意,忽闻更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梦回月入窗,起坐独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昔日容颜俏,今日媚骨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古来红颜千百万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而今皆作香尘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阳春三月狸奴叫,空中白羽响鸽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桃花初绽比人娇,山中破冰新水笑。


江城子

 天高风低草折腰,轻提灯,看刺刀。草原少儿,胡袖裹绒貂。赤羽箭扫白狼洞,寒星照,月流光。

  云卷云舒散四方,鹰翱翔,鸿雁殇。白帐点点,烟升奶茶香。酒囊轻启烈酒呛,跨花马,放牛羊。


写了几首诗,分着发一下。

江湖何处(八)

  行到城门外不远处,看着长长的等待入城的队龙丁修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 捡了这么个烫手的山芋。可想起赵靖忠的对杨修话。丁修仿佛在杨修身上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:丁门被灭的时候,丁修并未在场。当他收到师弟的信后,快马加鞭连行了十天十夜,马也跑死了三四匹,最后在东郊的乱葬岗里翻到了师父和师叔的尸体。师傅一身素衣早被血浸透了,干涸的血将衣裳变成绛红色,脸上干掉的血块像未抹开的胭脂,手里紧紧地握着早已伤痕累累的戚家刀,任凭丁修怎么掰也掰不开。而师叔早已面目全非,只剩了头颅与胸腔,其他地方早已被踩成烂泥,上面附着白花花的蛆,他被师傅揽在怀里,还睁着眼睛。

  丁修不能想象,他们当时是如何绝望的拼杀在人海之间。当他看到师傅的刀时,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那把刀一样支离破碎。他忘记了自己如何将师父师叔埋葬,也忘记如何单枪匹马地回到乌衣巷,将他们合种的棉花树烧得一干二净,大抵人总是会刻意忘记他们所不愿记起的事。

  “为何不进城?”

  丁修的 回忆被打断,他回身看着掀帘而出的杨修,杨修原本激愤的情绪已被几个时辰的山路消磨殆尽,只余不安和茫然。他不知道该不该进京,也不知道如果赵靖忠所言属实,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“你真的要去?”

  丁修回头看了看高高的城墙,又回头看了看杨修问道

  原本已不再激愤的杨修瞬时如一个火药桶被点着般炸起来,眼眶红红的冲丁修高声道;“我为何不去!我就是要进城看看,证明那个姓赵的阉狗说的是错的!我难道怕他么!”

  按平时丁修的脾气,早将同他叫嚷之人呛得如噎在喉。可这次却没有,他叹了一口气,跳下车辕,将刀扛在肩上,一边向城门走去,一边背对着杨修说;"你先在这等着,我先去打探打探消息,待会来找你。"

  丁修进了城,看了各处并没有通缉杨修的告示,四处也没有锦衣卫和阉党穿梭,放下心来。

江湖何处(七)

  “放开我!把我放开!”杨修被丁修拖着扔进了车里,口内一直不停的叫嚷着。丁修没说什么,依着他将杨修身上的绳子松开。

  最后一个绳结打开,杨修'忽'的起身,双手紧紧攥住丁修的衣襟将他拉得极近,两人的面孔之间只差分毫,鼻尖几乎融到了一起。

  “快带我进京,我要面见皇上!我不信,我杨家满门忠烈,他魏阎能攒出什么罪名加给我们。皇上是明君,绝不会致我们于死地!回去我要让皇上将那姓赵的阉狗的舌头割下来,叫他改改胡说八道的毛病!”杨修眼眶微红,眼睛里蒙了一层晶亮的水膜,激动地朝丁修吼道。

  丁修扯开贴得过近的杨修,将他按到车板上动弹不得,直勾勾的盯着杨修的眼睛说:“你有什么不信的,枉你读了那么多圣贤书,难道不知道越是明君,就越是以国家为重的道理吗?”说罢仰头忍泪般的闭了闭眼继续道;“为了国家,他有什么不能舍弃的,有什么人是不能杀的。。。。。”

  杨修挣扎起身, 反手给了丁修一个巴掌。二指并起指着丁修的鼻梁道;“”你一个流寇有什么资格妄论皇上。我现在是以杨太傅嫡孙的身份命令你,即刻起程入京。若是午时赶不到,我要了你的狗命!

  丁修不怒反笑,答应道;“好!你要是那么想看你们杨家人在你面前掉脑袋,我这个流寇带你去也无妨。”遂走出车厢,打马狂奔了起来。。。。。。